流浪大师是飞驰时代的后视镜

懂懂笔记

摘要:同时代的学者本雅明几乎一生的学术都聚焦在流浪汉,因为他觉得在巴黎这个 19 世纪的资本主义首都,流浪汉有着重要价值,他甚至觉得真正的文人都应该是流浪汉气质。

流浪大师是飞驰时代的后视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鸣岳几时有(ID: lvjingfeilin),作者:陈鸣、岳路平。头图来自:东方IC

为什么“流浪汉”一直是社会学重要的研究对象?为什么人们会下意识地将流浪状态和精神疾病挂钩在一起?为什么说随着资本主义社会诞生,流浪才开始受到贬低?为什么沈巍说自己像身处卡夫卡的《城堡》?文化工业如何将一切的反抗行为包装成商业再次出售?流浪北美的黑人如何用摇滚乐传承了文化基因,又如何被最终驯服?作家刘震云如何解释“吃瓜群众”?为什么说在今天这个时代,被数据化、格式化才是更大的挑战?

为什么说文化人对这个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让更多人占自己便宜?

本期话题《流浪与围观》

1926 年底的一个夜里,巴塞罗那街头一个流浪汉被电车撞倒了,更惨的是他被电车拖了一条街。出租车司机看到不想救他,流浪汉有什么好救的。后来好心人把他送到医院,医生就让他躺在走廊。

一直到了 3 天之后,别人才发现他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建筑师之一安东尼奥·高迪(Antonio Gaudi)。他本人其实非常有钱,衣着也特别讲究,身上穿金戴银,但是自从他全身心投入了圣家堂(Sagrada Família)的修建之后,他脑子里面只有这个教堂,开始不修边幅,穿得又破又脏。

他有句名言:“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他全身心都在这个教堂的非直线世界里面。

圣家堂,高迪未完成的作品

同时代的学者本雅明几乎一生的学术都聚焦在流浪汉,因为他觉得在巴黎这个 19 世纪的资本主义首都,流浪汉有着重要价值,他甚至觉得真正的文人都应该是流浪汉气质。

大家在日常生活里面看到流浪汉多多少少有点避而远之,这个心态你细细琢磨的时候特别有意思。

首先我们觉得自己是一个正经人、理性人,说话做事有章法,每天上班坐到格子间,有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你看到这帮流浪汉,潜意识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帮人咋来的?你们难道不能自食其力吗?你难道不工作、不上班、不为世界做出贡献吗?

有两种生活在这里产生了分野,一种是活着为了意义,为了理性,为了逻辑。另一种是感性化的,是为了诗意的栖息。

大家看到窦唯坐地铁的照片,感到惊讶,想笑,但是不敢嘲笑,因为这人拿起来过,他现在放下了,没问题,我们认,我们服气。可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样的幸运,年少成名,或者说,能够在对的时间点踩在对的位置上。

这个世界上更多的人是像沈巍一样,四处飘荡,流落世间。

本文为今日商讯(https://www.tonews.cn)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今日商讯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