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传:厚道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摘要:7月9日上午9点30分,雷军敲响了港交所为小米特制的200公斤超大铜锣。历经8年艰苦创业历程,小米终于上市!这一刻,雷军身边冠盖云集,香港财政司司长、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和港交所主席史美伦等人都环聚在他身边。现场还有170名小米员工、小米创始人团队、早期投资者、雷军好友、资深米粉、媒体等共700余人,这是雷军和小米的高光时刻!

这一天,雷军很激动!

7月9日上午9点30分,雷军敲响了港交所为小米特制的200公斤超大铜锣。历经8年艰苦创业历程,小米终于上市!这一刻,雷军身边冠盖云集,香港财政司司长、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和港交所主席史美伦等人都环聚在他身边。现场还有170名小米员工、小米创始人团队、早期投资者、雷军好友、资深米粉、媒体等共700余人,这是雷军和小米的高光时刻!

除了现场那些争抢着在铜锣前和雷军合照的人,整个朋友圈似乎也都在围观小米上市。就像一位朋友的点评:“大家都跟嫁女儿似的那么狂热开心祝贺小米上市。”

这次上市注定会中国创投史上将会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它是港交所修订《上市规则》后,首家挂牌的“同股不同权”公司,也是有史以来全球第三大规模的科技互联网公司 IPO,仅次于阿里巴巴和 Facebook。

当然,宿命一般,雷军同样经历了8年前来港交所为金山敲锣的坎坷命运。

作为过去8年全球最成功的一家公司,小米上市一度曾被寄予厚望。最高时,估值曾逼近2000亿美金,坊间传言占股70%多的雷军,将成为中国新的首富,甚至可以冲击世界首富!

但即便算好天时地利人和,但不敌资本市场风云突变。近期全球经济形势动荡,取消了CDR内地同步上市的小米IPO,估值一路下滑,从报道中的2000 亿美元下滑到 1000亿、700亿、 甚至调整到550亿美元的下限。

虽然雷军表达了难以掩饰的激动心情,但小米7月9日上市首日开盘低开2.35%,稍作停留便掉头直下,截止收盘回到16.8港元的位置, 低于发行价。即便不论首日表现,按照17港元/股的发行价,小米的整体市值为 3700多亿港币,相当于470多亿美金484.73亿美元,甚至不及550亿美元下限的估值。

但雷军也许真的并不注重短期股价。在上市前一天的公开信中,他表示,最近资本市场跌宕起伏,小米能够成功上市就意味着巨大的成功。

这次小米上市纪念衫正面写着:厚道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背面写着:傻人有傻福。雷军的确是厚道的人,但运气到底好还是差还真不好说。

说他幸运,他确实够幸运,他赶上了互联网几乎所有的浪潮;你说他不幸,的确,在小米之前,他几乎丢失了所有的机会。作为中国最早一批程序员,在90年代崇拜英雄主义的IT行业,当年的雷军无疑是很多程序员的偶像,如今却落后于很多同时期大佬的步伐。

青年痴狂技术,中年成功转型。 他经过过很多失败,但是也收获了成功。从雷军身上,我们将读到新一代互联网创业家乃至整个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经历,得出普适性的意义。

如今,小米上市,对雷军和小米来说,都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周期开始了······

1  勤者为王 

从面相上看,雷军是典型实干型企业家,五官端正,坚毅温和,呆萌认真,略带几分木讷和喜庆感。

技术人员出身,老婆是相伴多年的女友,自律勤奋,有理想有抱负,除了英语口语略糟糕几乎没有缺点 。

自律勤奋是雷军这两年“呆萌”形象外最明显的标签,“劳模”的说法流传已久。 互联网观察家洪波在《劳模雷军》一文中如是解读,“劳模这个外号除了赞许他的工作够努力、够认真、够投入外,还含有无趣、乏味、没有业余时间和业余爱好的意思。他的形象永远都是平面的、平淡的、缺乏变化的,就像一部没有剧情、没有冲突、没有意外的电影。”

雷军的这一特质是骨子里的,从读书时代已经显现。

1969年,雷军出生在湖北仙桃一个教师家庭。小学升初中他是全校第2名,中考是全校第3名,高考是前10名。拿着上清华北大的成绩雷军上了武汉大学计算机系。

雷军上大学第一天就主动去上晚自习,他说:“在我印象中,像闻一多等很多名人都是在大学成名的,我当时也想利用大学的机会证明我的优秀。”

雷军每天早上七点去教室占座,总要坐在最好的位置听课;看到有同学不午睡,原本有午睡习惯的他,因害怕同学中午多学知识,于是咬牙戒掉了午睡的习惯;把时间分割成以半小时为单位,为自己制定好每半小时的学习计划;仅用两年的时间,修满了大学四年的学分;雷军大一写的 PASCAL 程序,等他上大二的时候,都已经被编进大一教材里了。这就很逆天了,回想我们大二的时候,可能很多人都记不起在做什么了吧。

雷军无疑是聪明的,但绝不属于有天赋的那种,他的成功更多来自于异常的努力。这种勤奋在以后的日子里延续在雷军的职业生涯中。

武大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雷军无意中看到了一本叫《硅谷之火》的书,一本讲述乔布斯等人在硅谷发起技术革命的书。至今,提到这本书,雷军似乎依然热血沸腾, “看完这本书,我的内心像是有熊熊火焰在燃烧,激动的好几个晚上没睡着觉。接着我就在旁边的体育场上走了一遍又一遍,心情很难平静,在操场里我奠定了一个梦想:日后一定要干些惊天动地的事情,一定要做一个伟大的人。”

由于他的电脑知识丰富,且动手能力强,在武汉的电子一条街,雷军成了个小名人。他经常背个大包在街上帮别人装软件、修机器,老板们恨不得隔二十米就跟他打招呼,请吃请喝。期间雷军做了几个商品化的软件,也赚了点钱。

有了“混”电子一条街的经验,大四时,雷军和朋友办起了开发程序的三色公司。“我经常被他们从武大的晚自习上叫出来开会。我们晚上做开发,白天跑市场,在饭店里租了一个房间,五六个人躺在一间房间里,实在躺不下,就起来干活。”雷军介绍道。但没过多久三色公司就倒闭了。 

三色公司的历史到此技术,但雷军开始了新的征程。大学毕业后,在在一个计算机展览会上,雷军偶遇了仰慕已久的WPS创始人求伯君,自从开始长达16年从普通员工到CEO的“金山生涯”。

盐碱地里种草

在当时的年代,WPS是所有国产软件中最耀眼的一个,而见到WPS的创始人求伯君,就像科技圈小弟见到带头大哥一样,让雷军异常的激动。

他将一张只印了自己的名字和寻呼机号码的名片递给了求伯君,随后就被求伯君邀请去金山。被求伯君激励后,雷军跟求伯君去了珠海。接着,雷军的一大堆写程序的朋友都被请到了金山。

但1996 年,雷军迎来在金山的滑铁卢,几乎倾尽所有开发的 WPS 软件“盘古” 惨败。

“我们以为不用WPS商标,我们照样能够成功。仅仅是出于营造一种全新的感觉,我们没有沿用WPS这个商标,我们就认为自己当时干的就是开天辟地的事情,故产品曰盘古。”雷军把这归结为“我们在 Windows 上的动作太自负了一点”。

彼时公司的账上只有几十万元人民币,员工走得只剩十几人,求伯君甚至卖掉了自己的别墅以维持公司运转。在这段人生最灰暗的日子中,雷军排遣失败感的方法是‘蹦的’——只有那种重金属的震耳欲聋感才能让他什么都不去想。 

当时大规模的光盘盗版开始了,国外大厂商的软件通过盗版光盘的形式开始和国内软件产品发生了直接的竞争。

盘古失败后,雷军尝试过走系统集成的路,但是没有走通。正面战是一场消耗战,对手是上百亿美元资产的公司,金山消耗不起。金山决定通过游击战积累经验。

但游戏只能解决生存问题。直到1996年,联想1+1的缔造者许志平和美国太平洋(3.390, -0.05, -1.45%)投资基金的林刚向雷军灌输了风险基金的意识,使雷军意识到风险基金的介入是中国软件(72.930, -2.42, -3.21%)腾飞的催化剂。

被启发起来的雷军突然感到自己找到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未来之路——三五年内金山一定要融资成功。2000年底,公司股份制改组后,雷军出任北京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由此彻底完成向高级管理者的真正转型。公司也在2000年前后正式启动IPO。

雷军坦言,启动IPO后,肩上的压力难以用言语表达。多次IPO不顺利的尝试,让雷军感觉自己像攀登珠穆朗玛。在IPO的过程中,雷军瘦了好几圈。

2007年金山成功上市后,雷军给自己放了4周长假。开始他以为自己只是累了,但4个星期之后还是感觉身心疲惫。他后来发现,这是一种艰难登顶后突然放松就无法恢复的状态。

此后回顾金山的发展,雷军坦言,“这些年就像是在盐碱地里种草。金山在上世纪90年代还很火,1999年互联网大潮起来的时候,我们却忙着做WPS,忙着对抗微软,无暇顾及。到2003年时,我们再环顾四周,发现我们远远落后了。”

就像有人点评雷军的那样:很执著,但一直没站在风口上。别人做互联网的时候,他继续做软件,最后软件业整体不行了。在他一边做软件一边做互联网的时候,又错过了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时间,最后还被软件公司给绊住了。

作为最勤奋的CEO,雷军出力流汗却收成不好,苦熬了十几年,眼看着一个个新创公司的飞速崛起,一直相信“人定胜天”“天道酬勤”“勤能补拙”的雷军开始崩溃了。 

追网之路

事实上,雷军不是一味埋头在盐碱地苦扎的人,他也一直在追互联网的风口。先是很吃力地追,后来追上了,但他一直不跳进去。

早在1993年,雷军就在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 Internet 机房接触到了Internet,很早就动过 Internet 很多心思,但1998年之前,他始终没有真正下手。到了1998年,雷军又认为金山再做 Internet 已经有些晚了,他希望通过收购抓住 Internet.

1998年9月,30岁的雷军看上了30岁的张小龙做的 FoxMail,想买下来。当时 赵晓龙已经报了15万的价格,这桩买卖基本算是定下来了,双方约定好张小龙再到珠海金山谈一次具体细节。

不巧,当时雷军正在北京忙着联想注资金山的事,实在走不开,就请研发部同事去和张小龙谈。

结果没谈成,原因是,研发部认为“张小龙那个东西,我们一两个月也能做出来,值吗?”

2年之后,博大互联网络公司花1200万元收购了 FoxMail,张小龙加盟博大。2005年3月,腾讯收购 Foxmail,张小龙加盟腾讯。

雷军非常后悔:“当时谈完后,我没再仔细去想这事,回想起来应该是我们错过了一次机会。直到今天,还有程序员告诉我,一两个月就能做好一个 FoxMail.让一个程序员花钱去买另外一个程序员的程序实在太难了。”

接触张小龙的同时,雷军也看上了网易。 金山10周年庆典的第二天,在求伯君办公室里,雷军提出1000万元收购网易。丁磊笑而不答,也就没了下文。

后来的后来,丁磊成了中国首富,张小龙撑起半个腾讯的市值,雷军成了互联网圈的劳模。

想当初雷军出道时,也许丁磊、马化腾都刚参加工作,没准儿陈天桥还在学校呢, 从江湖辈分来说,雷军比丁磊他们都要高,算得上和杨元庆等当时中关村(8.860, -0.20, -2.21%)的这些人是齐名的,但别人都走到了他前面。这样的落差对生性骄傲的他的打击可想而知。

带领金山上市, 雷军离开了金山。在金山的时候,雷军做的事情只是求伯君这个时代的延续,说白了其实他是进了传统软件的坑。雷军真正脱胎换骨的变化是他离开金山,出去做投资。

雷军虽然一直在追网,但在中国的电子商务发展史上,他也扮演过重要的角色。

2000年,雷军创办了卓越网,而卓越也成为了中国最早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到2004年,卓越甚至发展成了中国最大的B2C网站。但在2004年,卓越以75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国际在线零售巨头亚马逊,随后雷军也卸任了卓越董事长。

外界估计,雷军个人获利上亿元人民币。有了现金后,雷军先后投了拉卡拉、多玩YY、乐淘网、凡客诚品等20多家公司。这些企业集中于3个领域: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和网络社区。雷军,在互联网领域纵横捭阖的过程之中完成了资源和认识的积累。

在这之前,你可以说雷军还不太懂互联网,在这之后,雷军成了一个互联网专家。 琢磨明白了互联网的“道”,没了金山的包袱后,雷军心里被乔布斯激起的“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做一个伟大的公司 ”心愿又开始蠢蠢欲动。

40岁再出发

2009年12月16日晚,北京燕山酒店对面的酒廊咖啡馆里,雷军喊朋友来喝酒,毕胜、黎万强、李学凌等金山旧部和朋友都在。

当晚雷军在伤感、挫败和矛盾的情绪中度过,一边唏嘘不已,一边一瓶接着一瓶地灌下喜力啤酒。一群人都越喝越多。

11点半,雷军才开口说:今天是我的40岁生日。

毕胜回忆,当时的谈话基调是反思:“(雷军)讲他的劳模人生,是不是错了?反思自己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从领导哲学,到做事哲学上是不是有错。”

聚会临近结束,大家说40岁了,总结一下。雷军留下一句话:“要顺势而为,不要逆势而动。”

这一年,已经从金山退休的雷军找到了他要的“势”:移动互联网。他看到智能手机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2009年10月,雷军向一直保持密切联系的林斌发出合伙创业的邀请。林斌,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前副院长、工程总监、Google全球技术总监,曾全权负责谷歌在中国的移动搜索与服务的团队组建与工程研发工作。这成了一个关键点。

此后金山的黎万强、微软的黄江吉、谷歌的洪峰、摩托罗拉的周光平、北京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的刘德和多看的王川等6人陆续加入,一半是雷军的旧识,一半是林斌的故交。

2010年4月6日,小米科技在北京中关村银谷大厦一间很小的办公室开业,当时只有13名员工2010年4月6日清早,黎万强的爸爸早早起床,煮了一锅小米粥,十点钟送到北京市海淀区保福寺桥边的银谷大厦807室,雷军、林斌、黎万强等人干了一碗小米粥,小米公司就开张了。

小小一部手机看似简单,从人才队伍到制度建设,从设计研发到采购生产,从测试量产到销售售后,是一条极长的产业链条。稍有差池,后患无穷。对雷军来说,这条路走的也不容易。

雷军归根结底就是一程序员,做硬件不行,那就先从软件做起。手机未动,系统先行。2010年8月,小米推出MIUI系统,两年时间里,积累了600万以上的用户。后来通过口碑和饥饿营销推出一款又一款让米粉发烧的机型,再加上超高的性价比,2012年,小米卖出了719万台手机。2013年,这个数字上升到1870万台。2014年,小米承诺至少供货4000万部手机,估值即达到450亿美金,成长速度超乎想象。

但由于供应链危机,在2015年的时候,小米手机出货量增速开始放缓,在2016年的时候跌入谷底,全年手机销量大跌超36%,被OPPO和vivo双双超越。 

最严重的是2015年的双11之后到过年,小米当时几乎没有手机可卖。在意识到了业绩快速增长背后产品交付和销售方面的很多问题后,雷军表现出了自己杀伐果决的一面,将一些跟不上公司发展步伐的老员工撤换。同时,自从2016年5月份开始,雷军开始亲自接管手机研发和供应链,做产供销一体化,交付、质量、创新是他所主要解决的问题,打通小米整个公司的每一个团队之间的合作。 

整个2016年,小米除了补供应链的课,线下渠道也在加速布局。 复苏来的比想象中早,2017年8月28日小米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小米之家累计客流达到1570万人次,单店月均为519万元,每平方米的坪效是27万元,目前排在世界第二。

“这是小米发展史上意义非凡的重大胜利!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公司,在销量下滑之后能够成功逆转,除了小米!”2017年7月7日下午,雷军在小米公司内部手机业务誓师大会上说。

破发之痛

销售数据逆转的同时,新零售布局初见成效。8年发展小米商业边界不断扩大,雷军称公司已成为一家兼具智能硬件、软件、互联网服务、新零售的庞大生态型公司。他对商业模式的解读是从一开始的“内容+应用+硬件”发展为“软件+硬件+移动互联网”再到“硬件+新零售+互联网”。

“小米是唯一一家具备全方位能力的企业,是独一无二的新物种公司。”雷军认为。

这一切都成为小米上市估值不断攀升的武器。但显然,股市是最真实的晴雨表。

小米定价17港元/股,报16.60港元,较发行价下跌2.35%,开盘就破发。其认购和定价过程让也非常煎熬。470多亿美元估值比四年前450亿美元的估值高不了多少。

小米估值打折固然有一部分原因是运气太差,遇上了“恶劣的大环境”:市场疲软,股市低迷,贸易摩擦反复。

另一部分原因则是投资者对小米模式的担忧。小米暗盘价过去数日多次破底,部分反映了市场对小米上市的预期。

雷军在招股书草拟本中的公开信内表示,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具体而言,小米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 IoT 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小米有勇气、有决心推动一场深刻的商业效率革命 ,永远坚持硬件综合净利率不超过5%。

但不管是手机、IOT、生活消费品、新零售,乃至游戏、金融、电商打头阵的互联网服务,小米在十多条战线上同时与华为、阿里、腾讯等顶尖对手展开较量,但是没有一个战线有领先优势,这恰恰犯了多元化战略的大忌。联盟210家公司生产了1400多个品类,从空调、净水器这样的智能硬件,到运动服、行李箱等生活消费品……小米试图以资本和流量为纽带,把它们转化为推动零售业务的蚂蚁雄兵。

这个看似牢不可破的联盟却蕴藏着系统性风险。一方面它们中的大多数严重依赖小米的流量供应,缺乏自我造血能力;另一方面,它们之间也因为欠缺化学反应,而成为一个个以小米为中心的数据孤岛。且不说智能硬件与生活消费品八竿子打不着,就是智能硬件彼此之间也缺乏联动,因此净水器、空调堆积起来的“全球最大IOT平台”,价值还有待验证。

对雷军强调的“硬件+新零售+互联网”的模式无非是“产品+渠道+增值服务”的另一番表述罢了,其精髓是源于雷军极为推崇的亚马逊kindle模式。

但不要忘记的一点是:亚马逊先有电商网站里数不清的图书才推出kindle,小米却要用数不清的手机硬件烧出一个互联网生态。逆向模式能不能走得通暂且不说,可以肯定的是用户看中了小米手机的便宜耐用,而不是奔着MIUI等互联网服务才去买小米手机,这也是小米智能硬件的悖论。 

小米“硬件+新零售+互联网”模式能否真正成功还有待验证。

不可否认的是,这的的确确推动了互联网生态链的进步。雷军保持了早年的风格,几乎成了小米科技每天走得最晚的人。有一次,雷军在外面演讲回到办公室,还没吃饭,桌上有一份米饭和一碗粥,他举起碗,差不多一秒钟就把粥喝了下去。

对雷军来说,小米在他的职业生涯中非常重要,“这是我人生中最后一件事情,干完拉倒!”希望这最终一件事情能助他实现伟大公司的梦想。

编辑/童华兵
本文为今日商讯(https://www.tonews.cn)原创发布,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今日商讯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今日商讯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