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四成从业者月入过万,艰苦路程仍然吓退一众人!

摘要:时光善待奔波在路上的人!

这两天总看到这样一则视频:

卡车司机路过家门口的高速,司机鸣笛与守在路边的孩子互动。

这一幕总能引人动容,视频也赢得了不少网友的回应。

卡车司机,是很多人年幼时梦想职业,登上高高的驾驶台,驾驭着动力强劲的钢铁巨兽,驰骋在祖国的大江南北。

然而,现实稍有点残酷。作息不定、行踪不定,一年300多天都在路上,油箱当床、驾驶室当家……这才是他们绝大多数人的日常。

当然,也正是有了他们,躺在沙发上的你才有可能收到快递;工厂才得以生产与销售;人们才能感受得到“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

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我国约有2000多万货车司机。截至去年11月,国内公路货运量约占货运总量的3/4。

显然,卡车司机是公路货运货运系统的核心力量。

 

01

塔尖上的司机

好友小明,原是一家大型央企员工。

在10年前的企业艰难时期,他选择了“买断”。之后的从商经历并不如意。便在另一位好友的帮助下,买了辆重卡,开启了卡车司机生涯。

似乎选对了方向,原单位恢复了生机之后,由他承接扬州到浙北的货物运输。

近几年,他一直在路上。对他来说,多跑就会多得,他现在的收入是“买断”前的近10倍。

但很辛苦。在央企与从商期间的性格棱角,在近几年的运输途中被磨得溜光。

首先是辛苦,尽管他常跑的路线并不远,多在500公里左右,但吃住在车上是家常便饭。最远跑过一趟昆明,路上的六七天时间,他几乎都在车上。即使是夜间睡觉也不安神,“油耗子”是绝大多数卡车司机无法睡个安稳觉的原因。

卡车耗油量大、油箱也大,很多不法分子趁司机休息的深夜出没,偷偷给油箱凿个口子,上千元的油费就到手了。

受不了密闭车厢里有另一人存在的小明,一直是独自在车上。为防止被偷油,每隔半小时醒来一次,甚至被逼无奈拿油箱当床。

好在他不常跑出长三角,据他说,在江浙一带偷油事件不多见。

事实上,小明是卡车司机里的运气极好的一类人,货不愁拉,路途也不是太远,每周还能回家补个好觉吃顿大餐。

绝大多数卡车司机是常年吃住在车上的。数据仍来自《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37.3%的被调查者日均工作时长在12小时以上;37.5%的货车司机每月1天不休,可以休息5天以上的不足三成。

小明,是20%那个塔尖上的人。

 

02

悬在空中的门槛

卡车司机圈内互称“卡友”,数据显示,有超过80%的人卡车司机,“陪伴家人”是他们的奢望,常年在路上的他们不得不抱团。

为了作伴,也为了省下“副手”开支。部分卡友的妻子会选择跟车,他们被称为“卡嫂”。除了照顾丈夫的生活起居,有的还负责外联、内务,帮丈夫联系货源,处理人际关系。全方位照顾丈夫的同时,还要惦记家里的孩子子。

卡友张军开了6年车,有3个孩子,妻子跟车的次数一年也不超过5次,且都是妻子央求才能跟车。张军认为,“开卡车跑长途太危险了,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没有妻子帮助的张军,也非常焦虑。比如,接单。

多数卡友是靠网络平台接单,通过起终点找到合适的货源,和货主敲定费用、缴纳定金,收到提货位置后,到指定地点拉货。

稍早前,卡友还负责装卸货物,近些年他们也都不揽这样的活了。一是累,再是动辄出现货物件数和重量的“扯皮”事件。

张军开的是13米挂车,能拉30多吨,一般装一车货需要四五个装卸工花1小时。为防止货物损失,还要盖篷布,这也是一项耗时耗力的活。

为了安全,货物的捆扎也很讲究,在路上跑也需要长期磨练出的行车经验。比如,转弯时货物惯性偏移、满载时刹车距离……因此,卡友需要比常人更快的反应能力、精湛的驾驶技术,以及行车期间高度的注意力。

(数源:快手大数据研究院)

想加入卡友行列,至少需要B2驾驶证,而且一年一审。拿证也不容易,B2驾照仅科目二就有16项必考内容,比C照多了10项。

如果想要驾驶挂车,则需在B2驾照的基础上再考取A2驾照。

有了驾照还不行,卡车司机必须“双证”齐全。即,除了驾照外,还要有《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从业资格证》。

 

03

艰苦得来的高薪

驾驶技术要求高、作息时间严重不规律,还要爬上爬下整理货物,因此卡友圈女性比较极小。

来自快手平台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卡友创作者中,男性占比超过了95%,女性仅有不足5%。年龄范围覆盖了60后到00后,其中,80后是卡友中的大多数。

(从业年龄与地域分布|数源:快手大数据研究院)

卡车驾驶有个硬性规定,到了60周岁驾驶证就会降级到C本,只能开小车。

地域上,卡友遍布大江南北,河北、山东和辽宁是卡友最集中的地区。《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显示,8成以上的卡友为农村户籍,初中及以下学历占比近7成。

与五年前相比,卡友年龄分布情况明显向中老年龄段上移,后备力量不足,卡车司机的整体数量也有所下降。

(卡友薪酬分布|数源:快手大数据研究院)

仍据此报告,在收入方面,57.5%的卡友月均收入在5000—10000元之间,32.7%的卡友月均收入在10000元以上,62.9%的卡友对目前收入不满意。

此外,超70%的卡友为自己打工,即,自购卡车拉货。大部分自购卡友有车贷在身,还贷时长一般为两年。

前述中的张军驾驶的就是贷款购买的半挂车,车头加挂车月供17500元,家里自有小车月供3000元,每月还贷总额高达20500元。

“一个月不挣3万块,就包不住当月开销。”他说。

小明大约在两年前,还清了车贷,对他来说,刨除吃喝、修车换胎,剩下的都是利润。与众多对薪资待遇不满的卡友相比,小明的生活是奋斗的方向。

 

04

排遣孤独的圈子

尽管卡友们都在羡慕小明,可他身边的旁观者却不这么认为。

“与以前生龙活虎的状态相比,小明明显苍桑了不少。”小明的好友长保说,常在路上跑,精神又需要高度集中,尽管挣得多,小明为这笔钱付出了比以往更大的身心成本。

公安部交管局在2016年发布了一则数据,全国货车责任道路交通事故占汽车责任事故总量的30.5%,远高于货车占汽车总量的比例。

连续高强度开车,除了事故风险,还有各种职业病。

据调查,86.5%的卡友患有胃病、颈椎病、高血压等职业病,还存在长期憋尿、饮水少引起的肾功能衰退、作息不规律导致的身体素质下降等问题。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沈原曾长期关注过卡友群友,在其发布的《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中提到,卡车司机这种原子化、高流动性和充满不确定性的劳动过程中,使他们高度依赖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并借此构建起“虚拟团结”型的群体认同。

现在,全国有数不清的“卡友群”,他们通过这些平台,在行车途中排除孤独与苦闷,寻找货运信息与彼时关爱。

小明说,他刚刚入行的时候,“卡友群”给予了他很大帮助。跑车途中不认识路、空车回程寻找货源,大多是通过“群”实现的。

虽然工作辛苦,但卡友们也乐于分享见闻、资讯与风景,在这个小圈子消解孤独漫长的职业旅程。

编辑/赵丹
今日商讯欢迎各方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的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今日商讯;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info@tonews.cn,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