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5千不配吃西贝,新一代打工人何必充当西贝气氛组?

古今

摘要:西贝有涨价的自由,消费者也有用脚投票的自由,吃不起就不吃,不配吃就别去,既然我们新一代打工人挣钱不容易,那就量入为出,何必跟自己的钱包为难,去充当西贝气氛组?

2012年,《舌尖1》带火了一批地方美食高手,高手中有位做黄馍馍的西北老大爷黄老汉,主打西北菜的西贝随即豪掷30万,签约黄老汉代言,西贝黄馍馍大卖,红透了餐饮界。“黄馍馍”效应让西贝得以迅速扩张,门店从全国38扩张到了62家。2013年全年,西贝就餐人数超过2千万,营业额突破16亿元。2014年《舌尖2》播出,陕北做手工空心挂面的张爷爷走红,西贝如法炮制。黄馍馍、空心挂面成为西贝的两大特色产品。

客观的讲,西贝曾因价实量足,有小资情调成为消费者品尝西北风味的选项之一。但后来画风渐变,特别是去年,西贝因价贵量小屡遭吐槽。如今,3元的黄馍馍涨至6元,空心挂面涨至21元,这也就罢了。但普普通通的馒头涨到了每个21元是几个意思?有网友扒出了去年4月西贝副总裁楚学友转发的一篇关于西贝涨价的微博,因而掀起轩然大波。

该微博调侃:西贝涨价为啥引发舆论反弹,是因为得罪了一大批微博网友,“毕竟95%的微博网友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楚学友以西贝副总裁的身份评论“学习了”,看似有“赞同”之意,并被解读为:月入5千不配吃西贝。

1月10日,楚学友向公众道歉。西贝公关总监于欣表示:楚学友已于2020年9月底从西贝离职,其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不代表公司观点。这么明显的甩锅激起了网友更大的愤怒,网友们对西贝定价虚高的吐槽愈演愈烈。

“400克一个的古法呛面馒头21元;一份葱油罗马生菜49元;一份青菜冻豆腐汤69元……”消费者不仅对定价吐槽,而且有的说:量太少,吃不饱。有的吐槽:环境有点小资,但口味、服务一般般。

讲真,西贝既不是高档餐厅,也不是苍蝇馆子,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档连锁餐厅。但古法呛面馒头这么普通,配料无非就是面粉、水和牛奶,400克一个的馒头凭什么贵得比五星级酒店还自信?用个“古法”莫非馒头就身价百倍?公关总监于欣的解释是:西贝用的是最好的雪花面粉,比普通面粉贵2到3倍。但西贝馒头比馒头铺的老酵馒头贵了多少倍这种算术题连小学生都算得出来。

西贝服务员对馒头的解释更加迷幻:“馒头的原材料是来自昆仑山,那里的小麦使用的是昆仑山下3千米的冰泉水灌溉而成的”。有网友调侃:如果咨询葱油罗马生菜为何卖49元,服务员或许会告诉你:葱油和生菜分别是从希腊和罗马空运过来的。倘若果真如此,这么“高端”的菜品,别说月入5千,即使月入过万,恐怕也未必消费得起。

服务员讲故事的水平已然很高,但与西贝老板贾国龙相比显然是小巫见大巫。去年9月贾总在微博直言:“996算个啥”,“我们是‘715、白加黑、夜总会’”。翻译过来就是:西贝员工经常是每周上7天班,每天工作15小时,白天加晚上,夜里还总开会。

贾总还秀了一把贯口:“让员工干的值、干的愿意,高高兴兴地‘715’、白加黑、夜总会,喜悦地选择这样做、享受这样做,很不容易。西贝的管理秘密可以总结为:有利、有趣、有意义,这是一个黄金三角。有利就是,我这么辛苦,但我收入很高。有趣就是,不枯燥,有喜悦的奋斗氛围。有意义就是,全球每一个城市、每一条街道都开有西贝……奋斗就应该是喜悦的、自愿的。辛苦肯定是辛苦,但是别抱怨,我们一起高高兴兴地去辛苦……”贾总义正辞严的“奋斗”话术,竟然把对《劳动法》的践踏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不禁令人叹为观止。

贾国龙的奇葩言论瞬间被网友喷成了筛子,并受到《人民日报》公开批评。公关总监于欣赶紧出来洗地:“715”实际上是西贝员工自主工作状态的一种描述,并不是一种企业硬性的标准。员工在西贝工作有很强的自驱力,把西贝的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来干。”

西贝菜品的成本想必是商业机密,不便公开。但西贝全国300家门店,一年营收将近60亿却不是秘密,同样不是秘密的是,2019年的胡润富豪榜显示,贾国龙个人财富55亿,坚持“715、白加黑、夜总会”三十多年如一日,贾总拥有55亿个人财富是其奋斗的结果。跟随贾总奋斗的西贝员工收入如何?公开资料显示,西贝员工共计两万人,每月工资发放1.5亿,平均工资7500元,“715、白加黑、夜总会”,“喜悦地奋斗”的西贝员工也喜悦地跨过了5000元的消费门槛。

去年初受疫情影响,餐饮行业一时不能复工,西贝声称发不起工资。4月复工不久,西贝急着涨价,被舆论谴责。如今,区区一个普通馒头涨到了21元,不知道涨价的自信来自哪里?

有网友表示:既然月入5千不配吃西贝,那就不吃馒头争口气,干嘛跟西贝死磕?外面20元的快餐、汉堡、面条又不是没有,再说还可以吃肉包子啊,哪个不比啃馒头强?

有人月入1万吃不起车厘子,有人月入5千吃不起西贝。报复性消费迟迟不肯出发,报复性涨价反而捷足先登,车厘子和西贝馒头如此之贵或许自有它的原因和道理吧。

西贝有涨价的自由,消费者也有用脚投票的自由,吃不起就不吃,不配吃就别去,既然我们新一代打工人挣钱不容易,那就量入为出,何必跟自己的钱包为难,去充当西贝气氛组?

编辑/倪雨
今日商讯欢迎各方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的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今日商讯;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info@tonews.cn,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