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1.7万亿港元,美团二号人物王慧文为何即将隐退?

摘要:在王慧文退出后,美团基本上是王兴一人在主导,这种变革背后,折射出国内互联网企业权力高度集中的现状。

11月30日,美团2020年Q3财报出炉。财报显示,美团第三季度营收354亿元同比增长28.8%,净利润20.54亿元。

餐饮外卖是美团的基本盘。今年Q3餐饮外卖营收达266.93亿,同比增长32.8%,日均交易笔数3490万单。继Q1餐饮外卖亏损7100万元后,Q2和Q3餐饮外卖的经营利润分别为12.53亿元和7.68亿元。也就是说,美团的外卖业务,从Q2起已经实现了盈利。

被认为是美团高毛利业务的到店和酒旅,Q3的佣金和广告收入分别为33亿元、31亿元。

资本市场上,美团市值一年内爆涨了两倍,曾一度突破2万亿港元大关,当前市值1.7万亿港元,位居阿里和腾讯之后,稳居中国互联网企业第三宝座。

而在11月25日胡润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去年以5500亿价值位列第六的美团,今年价值暴增至去年3倍,击败了位列第四,价值1.48万亿中国平安和位列第五,价值1.4万亿的蚂蚁集团,以1.63万亿蹿升至第三位。

图片1

在一度号称美团“二王”的王兴和王慧文带领下,美团从2010年外卖业务起步,十年间“疯狂”成长为首屈一指的本地生活服务巨头。美团的业务已从外买王牌业务拓展至到店、酒旅及广告业务。近两年,美团的新业务又拓展到了网约车、充电宝、美团生鲜,甚至移动支付等领域。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美团做不到的。

然而,美团名满天下,谤也随之。除了臭名昭著的“二选一”,美团近两年强推美团支付,并一度封杀支付宝,刻意引导用户使用美团消费贷的金融产品,引起用户极度反感和抵制以及舆论的口诛笔伐。此外美团困住骑手的算法系统、王兴在饭否上的“放飞自我”、资本市场的泡沫等也饱受争议。

图片2

尽管如此,美团仍是中国互联网的头部企业之一,美团的业务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美团的高速成长除了创始人王兴的掌控大局,主管具体管理事务的联合创始人王慧文也是功不可没。作为美团地位仅次于王兴的王慧文,与王兴是大学宿舍上下铺的兄弟,曾追随王兴共同创建校内网等多个项目,又作为联合创始人与王兴一起创建了美团。王慧文既是同王兴一道挥洒过青春热血的铁杆兄弟,更是美团最核心业务“美团外卖”的开创者,也正因为如此,王慧文得以在互联网江湖扬名立万,故一度被称为美团创始团队“二王”。

目前,美团外卖已经从流量担当转变为盈利担当。随着美团业务的不断扩张,其盈利模式也发生了变化,美团不断做大,厥功至伟的王慧文似乎到了得卸仔肩的时候了。

今年7月份,网络曾出现王慧文退休的传闻。其实今年1月20日,王兴就已在美团内部信中提到,公司联合创始人、S-team成员、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将于今年12月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后续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并任美团终生荣誉顾问。

王慧文称,一直以来都不能很好地处理工作与家庭、健康,业务经营与个人兴趣之间的关系,也担心人生被惯性主导,怠于熟悉的环境而错过了不同的精彩。“面向互联网下半场和未来十年的准备工作已经初见成效”,他称这是适合交棒的时间点,2020年会和大家并肩作战,确保各项工作有序交接。

互联网分析师贾敬华在微博中表示,作为美团资格最老的一位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宣布退出美团管理事务,理由是家庭和身体,这显然是一个非常标准的措辞。在王慧文退出后,美团基本上是王兴一人在主导,这种变革背后,折射出国内互联网企业权力高度集中的现状。

图片3

根据王兴今年1月的安排,王慧文将于本月隐退。其实对长期耽于具体事务的王慧文而言,此时功成身退,去领略“不同的精彩”又何尝不是明智之举?

至于王慧文隐退后,美团在一人独大的王兴带领下将开创出怎样的未来,请大家拭目以待。

注:本文由今日商讯独家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引用。

编辑/倪雨
本文为今日商讯(https://www.tonews.cn)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今日商讯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今日商讯平台立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